响水生活网

未来AI法院将成主流,互联网与人工智能将助力法制中国建设

作者:安生 | 来源:互联网
2020-11-12 04:33:35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为人类生活开辟了第二空间,推动着社会各个领域内的生产关系发生变革,比如数字经济、虚拟社交的兴起。以互联网为技术支持的衍生产品也逐渐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从“互联网+医疗”到“互联网+教育”,时下,“互联网+司法”也逐渐进入人们的生活。

  事实上,互联网与司法的交融目前仍更多地聚焦于如何利用法律手段应对新技术发展应用带来的挑战,比如数据竞争正当性的规制,或者人脸识别下隐私的保护等。然而,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加速演进,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新应用新业态不断拓展着司法与科技的应用边界,也给司法带来一场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变革。

  当司法拥抱互联网,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也成为了领先全球的一项独特创造。其中,“互联网+司法”的重要代表——互联网法院作为一项全新的时代产物,在革新着中国司法体系的同时,也面临诸多尴尬处境,其制度桎梏亟待被打破。

  为什么需要互联网法院?

  互联网法院,顾名思义,是互联网技术与法院配套结合,利用互联网技术全面深入诉讼的各个环节的一种网络法治时代的智慧法院。

  互联网法院是司法主动适应互联网发展大趋势的一项重大制度创新,而不是传统法院的诉讼程序、诉讼规则及信息技术的简单叠加。互联网法院面对的是虚拟网络世界,解决的是现实纠纷。依托互联网技术办案,办理的是互联网案件,突破的是传统法院及法院常规的地域管辖限制。同时基于互联网的数字化信息技术,也就是全过程的数字化留痕的追溯技术,更大可能的实现与保障司法的公平公正。

  一方面,互联网法院的重要意义在于对人民日益增长的司法需求的满足。在互联网的日益普及和深入应用下,是更多新型样态的社会纠纷的频现,比如虚拟财产纠纷、数据权利纠纷、信息网络安全案件等一些完全依赖于信息技术,只能发生于互联网的纠纷。除了亟待明确权利边界、行为规则和裁判规范外,更需要法院的受理。

  而互联网法院,则能够通过集中管辖互联网案件特性突出的案件,发挥集中审理、专业化审判的优势,将互联网纠纷诉讼从民事诉讼中分流出来,更大程度上缓解传统法院受理案件的压力,解放传统法院的线下资源。

  此外,互联网时代下,人们活动的领域重心从线下向线上迁移,信息传递的渠道和载体从实体走向虚拟,工具和平台重构了整个社会的服务架构,使生活与工作方式更为便捷和高效。

  随之而来的便是公众对司法的需求变化,除了基本的公开、公平、公正与程序性权利的保障等价值需求外,公众也期待更为高效、便捷和精准化的司法运行模式。显然,基于互联网天然的在线场景和便捷的交流渠道,智能的回馈机制,互联网法院能够解决井喷式增长的涉网纠纷,并为异地甚至跨境的当事人提供便利、快捷的司法,由此决定以追求程序的高效迅速作为首要目标。

  另一方面,互联网法院是网络社会治理的产物,将更好地推动完善新时代社会治理新格局。当网络空间成为人们生活的第二空间时,要确认的是,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依法治网也已成为中国推进社会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近年来,互联网领域的各种乱象不容忽视:利用信息技术实施的各类网络犯罪不断花样翻新;网络侵权行为持续易发多发;数据霸权、算法霸权问题日渐显现;公民个人信息保护问题形势严峻;互联网领域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任务艰巨;新兴经济形态和商业模式规则边界不清,触碰法律“红线”现象时有发生。

  而推进互联网司法就是人民法院践行依法治网的具体举措,通过更新司法理念、创新司法模式、确立司法规则,有效打击网络犯罪、规范网络行为、维护网络秩序、保障网络安全,促进数字经济健康发展,实现互联网空间的司法治理。

  互联网法院更待制度桎梏的解决

  在“互联网+司法”背景下,中国互联网法院建设可以说是全球互联网司法改革的一项突出成就。

  《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显示,截至2019年10月31日,杭州、北京、广州三家互联网法院共受理互联网案件118764件,审结88401件,在线立案申请率为96.8%,全流程在线审80819件,在线庭审平均用时45分钟,案件平均审理周期约38天,比传统审理模式分别节约时间约五分之三和二分之一。此外,一审服判息诉率达98.0%,审判质量、效率和效果呈现良好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