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生活网

“互联网+社会服务” 为生活赋能 与你我相关

作者:安生 | 来源:互联网
2020-11-11 14:35:10

   

  本刊记者 贠天一

  想找医生问诊,除了医院排队挂号,还可以打开在线医疗的APP,足不出户直接与医生对话。想提高自身能力,除了参加教育机构培训,还可以选择在线课程随时学习。想看故宫,除了预约购票亲临紫禁城,还可以打开电脑点击全景故宫感受皇家宫殿的威严……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搭载互联网后的社会服务正在悄然变化,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必须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在发展中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必须健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等方面国家基本公共服务制度体系”,“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可及性”。近日,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民政部、商务部、文化和旅游部、卫生健康委、体育总局联合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社会服务”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旨在促进社会服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多元化、协同化,更好惠及人民群众,助力新动能成长。

  社会服务业与人民群众的幸福感直接关联

  实际上,“互联网+社会服务”早已走近我们身边,正在改变着我们原有的生活方式。美食、甜点、蔬菜、水果、药品,只要手机下单,便有外卖小哥准时送达。问诊、挂号、预约检查,通过在线医疗APP和医院小程序,看病时间大大缩短。从网络购票、刷脸门禁、移动支付,到家庭医生、社区养老、智慧旅游,这些都是“互联网+社会服务”在我们身边最常见的体现。

  《意见》指出,社会服务是指在教育、医疗健康、养老、托育、家政、文化和旅游、体育等社会领域,为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需求,依靠多元化主体提供服务的活动。“社会服务业具有聚合消费的特点,例如,健康、体育与养老,可以聚合在一起进行消费。而且,有相当一部分社会服务业既具有社会事业性质,也具有市场运行的特点。这些社会服务业与人民群众的幸福感直接相联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指出。

  1995年春晚小品《有事您说话》里,为了两张卧铺票小郭子排了一夜队。队排了,票却没有买到,最后多花了200元买了黄牛的高价票。虽然有艺术加工,但也是那时火车票一票难求的真实写照。近年来,随着网络售票的普及,无论PC端还是移动端,12306、携程、去哪儿、飞猪等很多平台都可以提前购买火车票。不仅可以购买与退改,在无票情况下,平台还会提供候补抢票等增值服务。半夜排队买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火车站售票大厅的窗口前,已经很难再看到排队的长龙。

  “互联网+”与社会服务两个概念的叠加,将碰撞出无数惠民生,助发展的火花。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告诉本刊记者:“‘互联网+社会服务’涉及的面非常广,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拉近了服务与公众的距离,使服务更易获取,让公众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互联网+”缓解社会服务资源紧张

  在医疗、教育等社会资源仍旧紧张的当下,在线医疗、在线教育、数字图书馆、虚拟博物馆等形式的兴起,将为解决社会服务资源短缺提供新的途径。在社会服务的过程中,运用互联网手段,使社会服务资源数字化,将会使优质资源放大利用、共享复用。

  此次发布的《意见》提到,运用互联网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政务服务”发展成果,加快社会服务资源数字化,加大公共数据开放力度,推动服务主体转型,扩大社会服务资源覆盖范围,提升资源配置效率,有效解决社会服务资源相对短缺、优质服务资源供给不足问题。

  李勇坚介绍,“互联网+社会服务”主要依靠的是移动互联网、LBS(基于位置服务)、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能够帮助人们解决供需不匹配、供给配置不均衡、服务过程信息不对称等问题。“例如,在教育、医疗健康等领域,一方面存在着优质资源短缺,另一方面,一般资源供给过剩。因此,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方面技术,能够更好地提高供给效率,解决优质资源分布不均衡等问题。”李勇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