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生活网

从Agora到互联网——社交平台对公共讨论的影响与比较

作者:安生 | 来源:互联网
2019-12-28 13:18:11

   

【摘要】:从古希腊的Agora(广场)到现代社会的互联网,社交平台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公共讨论的广度、深度与效度。本文试图从哲学和传播学的不同角度,对比不同时代社交平台的相似与相异之处,进而分析公共讨论的传承与变迁。从批判研究的视角出发,文章旨在通过对历史经验的总结为当代互联网社交平台的发展提供借鉴之处。

【关键词】:广场 互联网 公共讨论 社交平台

“话语是真理、知识和权力的集中表现,是生活主体和对象能够相互交融的地方”,福柯的这一论断通常被浓缩为一个简短的哲学命题——“话语即权力”。语言成为一种本体,而绝非仅仅是一个媒介,这在语言哲学中是一个前提条件,并且在现代社会的意见竞争中得以体现。本文所要探讨的“语言的力量”,被放置于公共空间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中,并借助于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交平台得以体现。

一、公共空间的建构

从历史上看,中国社会似乎没有公共讨论的传统,甚至很少有公共讨论的空间。在长期的封建历史中,我们没有古希腊城邦中的Agora(广场),也没有近代欧洲流行的沙龙或“咖啡馆”,对于言论的严密控制使得“议论”成为一个禁忌语。“哲学生于对话,死于独白”,在柏拉图的对话集中,这种“对话”通常涉及对城邦政治的讨论,而在中国先贤的经典语录中则更多的体现为一种无关政务的思辨。

伯里克利在雅典阵亡将士葬礼上的演讲中,曾骄傲地说道“我们的政体名副其实为民主政体”,这种“名副其实”并不是由于制度设计,而是因为一种扎根于社会共识中的公共意识——“只有我们雅典人视不关心公共事务的人为无用之人”。在一个雅典公民的日常生活中,Agora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色诺芬在《回忆苏格拉底》中围绕着“苏格拉底常出现在公共场所” 这个主题进行了全面的阐述,我们可以看出,参与公共讨论是一个雅典公民天然的义务所在。Agora的特点是“无中心”、“多主题”,还有就是开放性,这与当时所有公民之间的平等地位相符合,无论是平日里的自由讨论、辩论、演讲,还是公民大会时的民主表决,这个地点所象征的都是思想和观点的自由表达。当然,这种公民政治生活的发达是依赖于充足的“闲暇”生活的,而这种政治讨论与劳动实践相脱离的状况是依赖于奴隶制的,因此,这种民主制的繁荣注定是短暂的、不牢固的。一旦失去了奴隶阶层提供的劳动生产,所谓公民的政治生活就难以维持,所以,雅典的民主对话空间是难以复制的。当人们都开始迫于生计四处奔波时,公共讨论再也无法覆盖整个公民社会。

而在18世纪的启蒙时代,在欧洲地区出现了更为非正式的公民社会。那个时代随着报纸杂志等媒体以及沙龙、咖啡馆等议论“场所”的发展,出现了许多围绕公共事务进行“阅读和议论的公众”。这些人通过开放的理性讨论形成公共的意见——舆论——由此充当公民社会要求与国家二者之间的媒介。同时他们也对国家持有监视和批判的意识,试图对来自国家的对公民社会的介入进行有效的控制。哈贝马斯在《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一书中提出了“公民型公共领域” 这样一个概念。所谓的公共领域是我们的社会生活的一个领域,公共意见在其中得以形成,它在原则上向所有公民开放。

关于公共空间,阿伦特的思想更带有一种复古倾向。她继承了亚里士多德的一部分观点,即将polis(城邦生活)认为是公共领域,oikos(经济与家庭生活)认为是私人领域。这里将公共领域理解为平等的个人通过言语的交互而进行相互行为的场所,是人们围绕所共通的事情,能够自由的表明和交换不同意见的开放的共同场所。这其实和雅典城邦社会具有某种共通性,即重新恢复Agora在社会生活中的角色。

现代性具有自我解构的特点,这体现在公共领域就是多元性。随着现代性转型的进行,维持共同体的“绝对律令”在现代社会遭遇了严峻挑战。相对主义、虚无主义成为时代的特质。

启蒙之后,人的主体性被充分地挖掘。现代人渴望多元化、差异性,这既带来解放和自由,也导致共同伦理基础和理性规约的瓦解。

笔者认为,人们对于公共空间的态度经历了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两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断言:“人是政治(城邦)的动物” ,这种对于人的集体属性的判断在近代哲学中遭到了驳斥。洛克用自然状态来说明人和政治共同体并没有先天的关联,人生来是独立的,只不过为了避免战争状态,人们才会缔结条约,政治共同体仅仅是为了更好地维护个人利益的工具 。经历了近代启蒙等一系列社会运动,人们再也不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城邦先于个人”,反而是个人成为了中心。但是,当每个人都不再去关心公共事务,当每个人都汲汲于自己的私人空间和发展时,人们越来越感到孤独。工业化让每个人脱离了原先由血缘和地缘构筑的共同体,但原子化的个人却突然发现,把无依无靠当做自由自在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所以,人们既排斥被束缚,又渴望与有意义的他者相遇。借助现代科技的发展,这种交流的欲望落在了一个新的空间中——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