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生活网

响水爆炸之后: “宁可毒死,不要穷死”可以休矣

作者:安生 | 来源:互联网
2020-02-13 16:44:25

   

  响水天嘉宜化工厂爆炸后的8个月,那组“血的教训”的数字,至今仍令人心有余悸——78人死亡、76人重伤,640人住院治疗,直接经济损失19.86亿元。2019年11月15日,国务院调查组认定,“3·21响水爆炸案”是一起特别重大的安全责任事故。

  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天嘉宜化工厂旧固废库内长期违法贮存的硝化废料,持续积热升温导致自燃引发爆炸。涉嫌违法违纪的61名公职人员,最终被江苏纪检监察机关严肃问责。其中,响水县委副书记、县长单永红被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县委书记崔爱国党内警告、免职处理。

  责任人被问责,但天嘉宜化工厂暴露的安全隐患只是冰山一角。调查组认定,这起事故本质上是当地管理部门长期对重大安全隐患视而不见,复产把关流于形式,监管责任不到位,对重大安全风险排查管控不全面、不深入、不扎实。

  盐城市委2019年4月4日召开市委常委会决定,彻底关闭响水化工园区,是几经惨痛后的“断腕”抉择,也是对此前“要GDP,不要生态”“宁肯毒死,不要穷死”畸形发展观的矫正。但矫正之后呢,如果没有灵魂深处的反思,关闭化工园,问责违规人之举,一样枉然。


有先兆的爆炸


  这场2.2级地震的爆炸,像一颗直径100米以上巨大泪眼嵌入黄淮海平原。事发地点之外数公里的民房门窗户被冲击波摧毁,陈家港的村民条件反射式地朝着出村方向奔跑逃亡。可怕的是,这个骇人听闻的新闻并非没有先兆。

  在工业园区建成之前,陈家港镇的支柱产业是农业,灌河沿岸的农场,水稻和小麦是主要农作物,但农业并没有让“苏北的北大荒”走上致富道路。相反,在2000年左右,响水为了摘掉贫困县的帽子,开始走上一条“全民招商”的道路,甚至有官员放出了“宁可毒死,不要穷死”的“豪言壮语”。

  响水生态化工园区,作为当时举全县之力铸成的“梧桐树”,贡献不小,由于长期承接来自浙江、苏南地区被淘汰的重化工产能,2017年,陈家港化工集中区被列为江苏省100个重点培植产业集群,主营业务收入达到24亿元。成绩似乎有了,但罔顾青山绿水的代价极大:2007年以来的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四次实测中,在近海监控点与响水化工园一河之隔的“灌云化工园区排污口”的水质状况都是劣四类 ,生态环境质量等级为“极差”。

  GDP发展了,票子多了,村民家家盖起了两层小楼,按常理讲,大家应该对生活充满希望,但长期生活在化工园区阴影之下的村民明白,巨大的塔罐、反应炉宛如妖怪,随时会吞噬生命。窗户常年用塑料封死,幼儿园训练逃生撤退,每个人都生活在提心吊胆之中,这一天,还是毫无征兆地来了。

  六港村村民赵军提供给《新民周刊》记者的一段由客厅里安装的安防摄像头拍摄的视频显示,在强烈的冲击波作用下,铝合金窗框和玻璃碎片雨点般地飞向屋里;事发时,附近化工厂工人陈芳,用毛巾捂住口鼻,朝着厂外的上风口玩命跑,和家人团聚后,她一刻也不敢多待,便和家人前往30公里外,找到一家宾馆住下。

响水爆炸之后: “宁可毒死,不要穷死”可以休矣


被放纵的悲剧:不止一起事故


  一个更加沉重的现实是,当地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类似事故了。2007年11月27日,该园区的另一家化工企业,在重氮盐出产过程中发生爆炸,造成8人死亡、几十人受伤;2010年11月23日,江苏大和氯碱化工有限公司发生氯气泄漏,导致该工厂30多名员工中毒。

  回到天嘉宜化工厂爆炸本身,更是劣迹斑斑,过去三年内,它曾受到六次行政处罚,虽然多是与环评有关,但足以显示出管理混乱。

  更加触目惊心的是,2018年2月,国家安监总局的整改通报,一度列出了该公司的13项安全隐患。如主要负责人未经安全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等,几乎每一条都属于稍有不慎就能酿成大祸的重大隐患。而且其中几条涉及危险源苯罐的操作不当,正是此次爆炸的源头。

  更讽刺的是,就在事故发生的前几天,响水县领导还曾亲自走访调研,多次强调工业安全生产,全面排查各类隐患。如今结果,难免被人诟病此举为“作秀”。也许从这些呈现给外界的细节来看,当地对化工企业的安全问题可以说是“高度重视”了,但为什么依旧没能阻止爆炸的发生。

  事故发生后,江苏省委主要负责人表示,事故深层次看,是监管中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酿成的苦果;根子上看,是发展理念出现偏差带来的后果。高度重视没能换来安全生产,底线被击穿,说到底还是因为心存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