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生活网

区块链、康波与世界体系

作者:安生 | 来源:互联网
2019-10-28 05:56:07

   

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的核心课题是区块链的基础性研究和应用,提出了“区块链+”的概念,并将其与新时代的基本矛盾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关的政策措施——精准扶贫、教育、医疗——联系起来。一时间,“链圈”和“币圈”终于扬眉吐气了。

2017年9月4日,时值金融去杠杆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关键时期,但游离于监管之外的币圈ICO(首次代币发行)乱象愈演愈烈,引致七部委联合发文“取缔”ICO,将其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表示要“严格执法,坚决治理市场乱象”。从此,币圈凉了,负面影响也波及到了“链圈”。虽然政策上对区块链的包容性更大,将其与虚拟货币区别对待,但市场往往将二者混同起来。被官方贴上负面标签之后,整个市场的风向就扭转了。没有了“韭菜”,资本的兴趣也就消退了。

在官方取缔ICO之前,笔者曾在文章中指出,ICO与IPO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有形式上的差异。ICO是在利用技术的外衣进行制度套利。全国第五次金融稳定工作会议成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设立了金稳委办公室,在各种场合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强调金融工作的底线是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而ICO与政策方向是背离的。在当时的情境之下,取缔ICO,有助于防范金融风险。与此同时,笔者认为,要将虚拟币和区块链分别对待。“把属于上帝的交给上帝,把属于凯撒的归还给凯撒”。很显然,“上帝”指的是区块链,而“凯撒”就是虚拟币。

以比特币为例,其价值不在于比特币是作为数字黄金,还是作为大宗商品或证券,而是在于它的底层技术——区块链。笔者一直将比特币理解为区块链生成的激励机制,矿工通过“挖矿”,创造了区块链,形成账本,提升算力,扩大容量,其目的就是为了获得比特币。所以,比特币的价值实际上是依托于区块链的。脱离区块链去讨论比特币作为货币的价值是舍本逐末。当前,对于比特币的属性是什么,尚有一定争议,但至少在比特币不是货币的认知上,形成了共识。

但是,并非所有的区块链都需要设计虚拟币这种激励机制。以Libra为代表的联盟链为例,我们现在讨论得更多的是Libra存在的充分性,而不是必要性。所谓充分性,就是我们可以为Libra的发行找到政治上和商业上的论据,比如扎克伯格在国会听证会上所说的面临来自中国的竞争,以及Libra将会为Facebook带来丰厚的商业利益等等,但Libra非存在不可和无可替代吗?从Libra底层资产构成来看,本质上,它还是美元的复制品,所以,必要性还是有待进一步论证的。除比特币和Libra之外的大多数虚拟币,存在的充分性和必要性都是可疑的。

不可否认的是,主权对空间是硬约束,但在全球化和数字经济时代,商业是却在不断地使主权国家的边界模糊化。而主权货币,作为国家主权的表征,也是有一定空间和制度约束的。这就产生了一对矛盾:商业的“去政治化”和政治的矛盾,商业的去边界化和主权边界的矛盾,以及美元体系内生的全球失衡问题等等。所以,笔者认为,超主权货币有其存在的必要,但现在的Libra已经打上了美国政治的印记。对Facebook以及Libra协会其他成员来说,它是一门生意。对美国政府来说,是美元政治的延伸,已经与凯恩斯的班科(Bancor)方案和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的理想渐行渐远。

现代和未来世界最缺的是一个更先进和更高效的账本。笔者习惯于从互联网的角度去看待区块链。作为信息技术革命的基础设施,互联网是工业革命以来的5轮康波的最核心技术构建,从PC到移动互联网,它改变了和便利了人类的生活方式,提升了整体福利。但第5轮康波正在走向终点,同时也是第6轮康波的起点(参考

图1

)。

图1:康波的轨道 资料来源:《Industry 4.0:Entrepreneurship and structural change in the new digital landscape》

回顾历史,货币作为记账符号带来了深刻的变革,企业组织形式的诞生所带来的效率的提升,15世纪末创立的复式记账法对金融和经济所产生的颠覆性影响。作为全新一代的记账体系的基础设施,虽然区块链还有很多缺陷,也没有看得见、摸得着的超级应用,但我相信市场的力量,它将对记账方式、货币形态和企业的边界都产生深刻的影响。

人类对于技术的边界,总是缺乏想象力的。“打败康师傅的不是统一,而是外卖”;“打败小偷的也不是警察,而是支付宝和微信”。互联网之父们(蒂姆·伯纳斯·李等)也不会想到互联网能像今天这样渗透进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1946年2月在美国诞生的世界第一台计算机与量子计算机的算力更是不可同日耳语。所以,技术始终只是个技术问题,所谓技术的边界,都是历史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