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生活网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金融科技是中性目标,短期不会将传统金融

作者:安生 | 来源:互联网
2019-10-28 11:05:05

   

原标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金融科技是中性目标,短期不会将传统金融业颠覆

“从根本上看,利用金融科技只是一个中性的目标,就是要把合适的产品和服务卖给合适的人,这可能是金融科技基于监管者发展目标最重要的一点。”10月27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在以“全球挑战下的财富管理新机遇”为主题的第二届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如此表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金融科技是中性目标,短期不会将传统金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 杨涛

杨涛认为,金融科技助力传统金融,背后的核心影响因素是3个方面。第一是供给侧的技术因素,第二是金融监管与政策因素,第三是需求端的无论是来自于企业还是消费者的因素,这3个因素共同驱动了与金融科技有关的领域的变革。

杨涛同时表示,短期内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业形成全面颠覆,肯定是不现实的,要从时间跨度和对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金融机构区分角度看待。

杨涛最后提及,各国的监管者从早期更强调的风险和安全,慢慢的也将发展放在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上。只是,发展的含义,究竟是要扩大规模、扩大机构数量扩大交易活跃数,还是要弥补短板?这里要避免过于追求市场化本身,也要避免过于强调政治行政所突出的普惠。其表示,从根本上看,利用金融科技只是一个中性的目标,就是要把合适的产品和服务卖给合适的人,这可能是金融科技基于监管者发展目标最重要的一点。

以下是发言实录:

杨涛:谢谢主持人。本场的主题是金融科技助力传统金融。相信无论是财富管理还是其他的金融业务领域,当它拥抱新技术的时候,我们都可以看到,比如说根据金融稳定理事会的研究,核心背后的影响因素是3个方面。第一是供给侧的技术因素,第二是金融监管与政策因素,第三是需求端的无论是来自于企业还是消费者的因素,这3个因素共同驱动了与金融科技有关的领域的变革。当前面临一个重要的环境就是政策层面已经推出了金融科技规划,之前在北京市咱们霍局长也组织了产学研大家一起来组织落地,所以在推动金融科技创新方面,过去技术因素已经在突飞猛进,市场需求因素也在不断的引进,现在补上了在政策和监管上的顶层设计,过去曾经有的缺位,这种情况下就对未来一段时间的金融科技创新与发展,我个人觉得启动了一个非常好的发展轨道也有助于我们避免在过去互联网金融市场出现的问题。

对于央行的金融科技规划具体的文本各方都有很多解读,比如说里面提出了金融科技本身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一个基本的定义符合了讨论的定义,也是在这个范畴之内,里面也提出了4个方面的意义、目标,5个主要的重点方向,6个目标、6个工作重点,5个保障,这一系列的细则背后其实对未来传统金融的发展,我个人觉得冲击和影响是非常大的。

一个是从这样的一个规划本身来看,大家可以看到它具体直接定位的就是持牌金融机构,持牌金融机构包括银行证券保险未来如何更有效的进行金融科技创新活动,可能逐渐通过类似于备案的一些思路来确定它的底线和边界。

第二个层面如果涉及到这些大型的科技公司,按照主流的方向,未来可能也逐渐按照类似于金融控股集团这样的持牌金融机构来管理和约束,所以理论上也在这样的一个长远约束的范围之内。

第三个是纯技术企业,纯技术企业并不是央行金融科技规划直接覆盖的范围,而是间接的,如果技术企业和持牌金融机构有效的合作,合作的过程之中通过对持牌金融机构的备案式管理间接的衍生到这些技术企业身上,来引导他更好的和持牌金融机构合作。

最后一类涉及到互联网类金融组织,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个人认为没有放在这一次金融科技规划的覆盖范围内,如果你还要利用新技术来做类金融业务你就去持牌,如果不做类金融业务转为技术输出,就划分到技术企业里面,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整个新的规划,是有利于持牌金融机构进一步创新和发展的。

当然归根结底我觉得持牌金融机构有效的利用新技术,不在对原有的模式带来巨大的颠覆,而是在边际上来进一步改良不同层面的、组织层面、产品层面、服务层面,各方面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在改善内在的体制,来进行改造。在过去的持牌金融机构发展之中,不同的领域已经面临这种迫切的要求。我认为这次金融科技出了这样的一个方向,未来的发展方向对传统的金融发展的金融机构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的好时机。

杨涛:谢谢主持人,刚才这个问题,其实第一次发言的时候也略表了一点思路,我觉得看它是否是有颠覆作用呢?可能要从不同维度来看,如果从时间跨度来说,你要说短期内对传统金融业形成整个金融科技的全面颠覆,肯定是不现实的,如果把时间跨度拉到50年、100年较长的周期内,我们都知道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肯定会对原有的产品带来冲击,那个时候的金融和现在这个时代的金融是不一样的,所以第一要从时间跨度来看,第二要对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金融机构区分来看待,我们在讨论银行业的时候是3类银行都在接受新技术的挑战,其中有大型的银行,全球共同面临的金融机构都在进行数字化的转型。第二类是中小银行,中小银行在经济周期、监管周期和技术周期的冲击下是最容易退出市场的,比如说在美国,从上世纪中后期到本世纪初,整个法人银行数量少了2/3,其中大量都是小微银行退出市场了,它也需要面对新的危机和挑战要拥抱新技术。第三类是基于互联网和新技术重新产生的具有全新基因特征的所谓的互联网虚拟银行,从早期英国的一个手机APP,到后来的一些其他的国家也在推出所谓的互联网虚拟银行,大家可以看到如果最新的互联网虚拟银行它典型的是一种全新基因特征,对拥有的模式带来较大的冲击和影响。大型银行更多的是边际上的改良,对于中小银行情况又要进行差异性的描述,这是需要区分的一个点。

最后一个需要看待的是什么?新技术对传统金融机构在这方面带来的冲击,在这一阶段是补原来的短板,对商业银行为例,过去的强项是对公业务。对零售业务,虽然大家都在讨论大零售业务的到来,虽然这些非持牌的机构来说,在触达C端客户有很多不足之处,所以无论是叫开放的银行、开放的API等等也好,都是为了在这一阶段弥补前一段时间持牌金融机构可能在发展之中存在的一些短板,通过更开放式的平台建设,使得它有可能进一步的有效触达C端客户。同时在对公业务上也是有效利用新技术,怎么解决原有的成本效益问题,所以从不同的视觉得出来的结论是有差异性的,但是总体上来看我认为更多的在较长一段时间还是补充助力和改良的功能更为突出。谢谢。

杨涛:谢谢主持人,这个主题几位行业的嘉宾更多从行业机构发展的角度来谈。我作为一个研究者,我想要多从监管的视角来谈一下,实际面对安全与效率问题,各个国家的金融监管部门都面临挑战,我个人觉得有几方面的要素要进行考虑,第一是甄别,什么意思呢?面对纷纭复杂的金融科技带来的业务产品模式更加的复杂化,如何来甄别它的金融产品的实质特征,我觉得这个是最大的挑战。比如说巴塞委员会对金融科技主要的业务活动,还做了很多的分类。我的印象之中在支付结算纳入到数字货币,这是延续了本世纪初以来,把数字货币、电子货币主要的功能是放在支付里面来考量,在现实之中大家把数字货币作为加密数字资产来看待。我的印象之中,最早做出表态的是美国的CFTC,它把比特币以及基于比特币衍生的一些交易是作为大宗商品来管,所以核心的意思你要管,要防范风险,首先要看透它究竟是什么?在互联网金融时代有很多的反思,如果说互联网资管、互联网信托拿到今天新资管环境的办法下我们甄别它是什么?我觉得这个是重中之重的第一方面的因素。

第二方面的因素是要对风险本身要有所甄别,大家都在谈风险,但是现实之中有时候是扩大了风险,有的时候是低估了风险。从监管者来说是关注的系统风险,关注的是非系统性风险向系统性风险可能的积累。比如说我们在快速发展消费金融的过程之中,我个人比较担心的是居民消费金融这一部分加杠杆的过程之中出现了结构性的矛盾,也就是我们过去认为的长尾人群是风险承受能力是比较低的,是个人可支配收入增速比较慢的,如果这个部门加杠杆加得太快都用于非理性的消费活动,显然未来带来的问题就是非常突出的,所以第二个概念就是要进行风险的甄别。

第三个概念是什么呢?就是所谓的抓坏蛋,因为在任何的市场当中,无论是传统的金融市场还是新兴的金融市场都有各种各样的坏分子,这些坏分子有的不是监管部门能够做的,监管部门能够解决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解决一部分正是向海外的很多国家的监管者来说,慢慢的都倾向于用经济处罚,提高违法违规的成本,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着眼点。

第四个着眼点是什么呢?除了谈风险之外还要讨论发展,我也慢慢的关注到各国的监管者早期更强调的就是风险和安全,这是最优的政策选择,但是慢慢的发展也放在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上,就我们的监管者来说发展究竟指的是什么?是要扩大规模、扩大机构数量扩大交易活跃数,还是要弥补短板,这里面要避免过于追求市场化本身,也要避免过于强调政治行政所强调的普惠。我个人的观点就是利用金融科技从根本上来讲是一个中性的目标,就是要把合适的产品和服务卖给合适的人和客户,可能是金融科技基于监管者发展目标最重要的一点。

还有一个是协调,大家都知道监管者之间的协调、监管与其他政府部门的协调,在各个国家面对新金融挑战的时候都是重中之重。我的印象之中美国的ICC(音)要推动发展,其实就是类似于小贷公司的牌照。没有吸收存款能力,但是和其他的监管者之间也面临很多协调的冲突。

最后一个想要提的是怎么样进行比较,因为我们公司监管创新本身也在进行国际上相关的比较,这个比较之中我认为未来需要更多的确实有效的利用新技术来解决原有的信息不对称、监管能力不足的问题,另外一方面也不能够简单的跟海外来进行比较,因为有时候我们跟海外没有什么可借鉴的经验。比如说生物识别技术,放到支付领域,放到远程开户领域,本身海外就没有太多可借鉴的经验。再比如这一次欧洲的PSD2讨论的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银行业是否能够给第三方支付机构做跨界和网关。我们国家已经做了很多年,政策也从来没有讨论过,所以我觉得这种未来的监管比较要基于中国特色,基于内在规律来更深刻的理解。好的,谢谢。